鱼丸挂件❤🌸也想要欧洲血统

此号多是写文~画画号隔壁:
咸芝士鱼丸
子博密码:神风5码+xgg生日共9位
ARASHI 团担偏红
主吃翔右
五人成嵐♥💙💚💜💛
二次元
(๑•̀ㅂ•́)و✧考驾照中。
时不时的更一些自己的渣画

妈耶!这是什么神仙测试!爱上!

(。・ω・。)ノ♡标记标记!

督促卷卷写文使我快落

咸 yuwan樱:

卷卷的配图~


指路→这里这里!!


 @樱卷卷兮 爆肝辛苦了~~【土下座】

深夜瞎bb~

_(:з」∠)_最近tag里人好少……

大大们的文热度也好少……

有些心疼

见过大大们辛辛苦苦改大纲,修bug,憋了很久很久产文的过程

我同样身为从前写过文的读者,真心希望大家可以在看完文之余,点上一颗小心心❤️来回应大大们的辛苦。

同人真的为爱发电了,也没有回报。不论是画手还是写手,都是因为发自内心的喜爱他们,牺牲自己的时间为了自己为了大家产粮,希望可以和大家一起更加喜欢他们。

.._:(´_`」 ∠):_ …最后再表白一下五子,20周年要到了,越来越爱他们了。

🌸( ´艸`)上次xgg生日做的表情包,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支持!

🌸d(ŐдŐ๑)所以,这次入社日~再来一套吧~顺便就当补上600粉福利了

🌸大家想要什么样的角色或者什么样的表情包可以评论哦,可能会从里面挑选~角色~内容啥的~

🌸最后,再一次谢谢大家喜欢❤️

_(:з」∠)_走过路过不要错过,看看你们沙雕大大 @夏半衣秋 的沙雕脑洞

❤️【占tag致歉】【SJ贴纸】【余量通贩】❤️

(。・ω・。)ノ♡感谢这次ao购买的各位小可爱,也辛苦排队场取的各位23333。

余量通贩准备了一些无料明信片和小卡随机掉落,也同样希望大家喜欢,想要签绘的也可以备注|・ω・`)同样随机掉落。

这次也是我方报数(。ò ∀ ó。)公平公正!@樱花味限定丸子恭喜gn~看到后来私信我地址哦


通贩地址→

【JS/NS】 a ton image 00

*   ´・∀・)新(?)坑缓更

*  逻辑死,不要太在意。

* 不喜勿喷,慎

××××××××××××××××××

靠在墙角咬了一口刚才咖啡店里买的面包,不禁皱起了眉。

“好难吃......”

看着那个人站起身准备离开,松本习惯性的压了压帽檐跟上去,顺手将面包丢进了垃圾桶。

目标在人群中低着头左右穿行,松本掏出手机看了眼文件中目标人的照片,确实了对方就是他们警方一直在追捕的连续杀人犯近藤。目光牢牢的锁定对方,手指熟练的按下了一串号码,通知自己的同事现在的情况。

兜兜转转跟着近藤走进了便利店,为了不被怀疑松本绕道目标另一边的货架,透过缝隙查看着对方的状况。

近藤挑挑拣拣看了许久,松本就在对面小心翼翼的查看对方的动向,直到口袋里的手机不挑时间的响了起来。下意识的慌慌张张的关掉手机抬起头,视线正好与听到铃声看过来的近藤相撞。

“喂,站住!”

原本就一直警惕着周围的近藤一瞬间就明白了状况,拨开人群向门口逃窜。眼看自己暴露了,松本也不再遮遮掩掩奋力的追了出去。

近藤慌张的推开路上的行人,时不时回头查看。松本却不是这样可以随随便便被甩开的普通人。两人你追我赶,松本跟着他一路跑到了公园。

近藤感觉自己的体力已经快要透支,与身后松本的距离渐渐缩短,慌张时看见了眼前向他迎面走来一脸茫然的男人,眯了眯眼睛,从口袋里掏出了随身携带的一把水果刀。

松本突然停下来脚步手放上了身后口袋里手机上的定位键。

“放开他,近藤。不要再犯罪了!”

近藤已经有些失控手不自觉的用力,刀刃在男人的颈上微微使劲,红色的血珠沿着伤口一路溜到锁骨与汗水混合消逝。

松本可以看到作为人质的男人有些微微颤抖的双腿,他双手紧抓者近藤控制住自己的手臂。

“近藤,你放开他,我和他交换。”

“你......别过来!”

近藤有些疯狂的挥舞着手上的水果刀,又重新抵回男人的脖子,新的伤口让男人有些恐惧的深呼吸起来。

“警察很快就要到了!不要冲动了。”

“救.....救救我......”

男人细小的声音传入了松本的耳朵,松本向他轻微的摇了摇手示意他平缓情绪。另一边接着想办法与失控的近藤交谈。

“你放开他,你就先从后门离开吧,我不会追你的,不要再一错再错了好吗?”

松本仔细的观察着近藤细微的表情变化,一点点的安抚他的情绪,直到松本听到了远方的警鸣声。

糟糕!

“混蛋!”

“不要!!”

无法忘记的场景,一瞬间眼前似乎只剩下了血液的红色,男人惊恐的表情让松本忘记了原本他帅气的面容,渐渐无神的眼睛松本似乎感觉对方正在回忆他的一生,没有丝毫的情绪,直到一滴泪水从眼角溢出滑下,天旋地转。唯一的感觉就是从指尖传来的对方鲜血的温度.......

缓慢的睁开双眼,黑暗中突然出现的光芒有些刺眼,想要伸展一下身体却感觉全身酸疼无法移动眨了几下眼睛终于习惯了外界的亮度,陌生的白色天花板让他好奇的偏了偏头,直到看到点滴他才恍然大悟的发现自己身处医院。同一科室的生田拉着医生慌忙的冲进来的声音加上医生不断的提问让他有些头疼,努力的应付过去看着医生走出房间才松了口气。摸了摸后脑勺上的纱布有些奇怪的看了眼自己床头的病历本。

“头部......重创?”

身边喋喋不休的生田终于闭上了嘴边小心翼翼的询问。

“润,你还好吗?”

“啊,嗯,好多了。你刚刚说什么?”

松本勉强的微笑生田似乎并没有察觉到。笑了笑吐了口气。

“太好了,还好我们及时赶到,不然你就失血过多了你知道吗!下次不许再单独行动!”

“嗯,抱歉,近藤......怎么样了?”

“跑了,到的时候就看到你躺在血泊里,我差点被你吓死。”

“抱歉......”

松本润有些愧疚的低下头,下意识的想揉一揉头发却在看到自己的手的同时又想起自己满是鲜血的手与倒在血泊里的人

“等等!那个人呢?他怎么样了!”

生田被突然情绪激动的松本吓了一跳。

“哈?那个人?哪个?”

“就是被近藤挟持的那个男人,他被水果刀割破了脖子!他怎么样了?不会是......”

最糟糕的情况出现在了松本的脑海。也是.....怎么可能救的过来。

“等等!你在说谁啊,润くん你没事吧,当时现场就你一个人啊!”

生田抓住松本的肩膀有些担忧的看着他。

“不可能,他那个样子不可能离开啊!还有.....”

松本感觉他的脑袋一抽一抽的头痛,先不说那个男人.......他都不记得他是怎么受伤的......

“润?你不会?又想起了那件事出现了幻......”

生田小心翼翼的试探着对方,害怕松本润因为这次又想起的几年前的那件事,犹豫要不要找医生再来看一看。

“怎么可能是幻觉!这么真实,而且......”松本润抬起头看着自己一脸担忧的好友将差点脱口而出的话咽回,给了对方一个让他安心的笑容。

“抱歉,我没事,toma公园有监控吗?”

“没有。”

生田摇了摇头,不明所以的回答

“我们也在调查,袭击你的是......近藤吗?”

“不,不是。那种情况......不可能是他。”

“诶?”

“toma,帮我调一下公园附近的全部监控。拜托了。”

“二宫桑。”

“嗯,我过来检查一下。”

被叫做二宫的人穿着一身不合身的白色大褂低着头,手指在手机上飞快的滑动着。路过的人偷瞄了一眼他的屏幕才发现他只是在玩手机游戏。走到门前看了眼门上【第一实验室】的牌子,抬起头绿色的光线扫描了他的瞳孔后门慢慢打开等二宫进入后有自动关上。

走到一个满是计算机与按钮的桌子前坐下,二宫不紧不慢的结束这一局的游戏。

【你还真是喜欢游戏啊,这次又是什么?】

“智龙迷城。”

【好玩吗?】

“还好。”

实验室的门再次打开,刚刚与二宫打招呼的女生走了进来。

“二宫桑,你要的资料。”

“嗯,放下吧。”

“......二宫桑一个人整理吗?需要.....”

“不需要。”

“哦.....嗯,那我先出去了。”

“嗯,还有以后进来前先按申请,虽然给你登记了但还是要按照程序来。”

“啊,嗯.....好的。”

女生看了眼从始至终都没有抬过头的二宫叹了口气走出实验室。

【二宫桑还真的是冷漠呐~】

“闭嘴。”

“.......”

游戏结束,二宫伸了个懒腰关上了手机,活动了一下手指准备开始了工作。手机的信息提示又一次响起。

【马里奥game over的音效?你还真喜欢游戏~】

二宫和也不耐烦的啧了下舌划开手机。一条来自【笨蛋】的短信,说晚上要开欢迎新邻居的派对,草草的回复后将手机重新丢回一边开始工作。

樱井翔做了个梦,梦见自己被一个人抱了起来,那个人的脸给他一种很熟悉的感觉......可当他从床上惊醒后刚刚的梦却从记忆中一点点消失,门外敲门的人已经有些急躁,又是门铃又是敲门又是不断的喊着他的名字。

急急忙忙的从床上跳下,打开房门。

“爱拔酱?”樱井翔看着连忙收回敲门的手的房东——相叶雅纪,因为房租便宜,路段好,樱井翔理所应当的租下这间位于相叶雅纪开的心理诊所的二楼,虽然听说有邻居,但他到现在也没见过。

“啊!我以为翔酱不在家呐,晚上我和你的邻居们帮你开个欢迎派对!要来参加哦~”

两人寒暄了几句后,樱井翔关上门叹了口气,看着鞋柜上的镜子,下意识的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


To be continued

贴纸剩余部分过一段时间会通贩,之前的抽奖让我想想怎么抽……_(:з」∠)_

(ಡωಡ)感觉很多人应该都见过这张图了

咸 yuwan樱:

(⁄ ⁄•⁄ω⁄•⁄ ⁄)【突然变态.jpg】

SJ贴纸!场取有人没有来取嘛!?还剩了一些!